傷健通訊2021-01-23T23:03:28+08:00

傷健通訊

賽馬會沙田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30週年
陪伴沙田青年三十載 建立共融‧自主‧愉悅人生

賽馬會沙田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位於沙田第一城的門口

自2005年完成現代化工程後,賽馬會沙田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改以落地玻璃的設計,為社區打開大門,培育沙田區內不少傷殘及健全青年成長。

香港傷健協會賽馬會沙田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前身為沙田青少年中心,自1990年開始於沙田第一城提供兒童及青少年服務。2002年,在社會福利署的支持下,轉型為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並於2005年蒙香港賽馬會慈善信託基金及獎券基金資助,中心裝修及設備全面現代化,為地區傷殘青年以及健全青年提供多元化服務。為慶祝服務沙田區30年,賽馬會沙田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將以「傳愛‧存愛」為主題,於2021年1月30日上午10時至4時以網上形式舉行馬拉松式慶祝活動,希望在疫情下,仍然藉著不同的活動傳達愛和共融的祝福給每個家庭。

協會服務總監劉韻慧(Wendy)於90年代加入青少年中心,多年來見證中心經歷地區及時代變化,一直本著「傷健共融」的理念,讓區內所有家庭以及青年不分傷與健共同參與,從中幫助不少青年建立自我,促進家庭及朋輩關係,推動社區共融。

「當初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在裝修及設備上都花了不少心思,除了寬敞及開揚的玻璃門口及無障礙通道,內部亦增設Band房、煮食器材等,吸引更多傷殘及健全青年來到中心,透過共同興趣彼此認識,創造傷健共融的環境。」當時一隊由兩位傷殘女生及幾位健全男生組成的共融樂團因而誕生。「當時中心同事看見中心吸引到不少青年常常來到Band房練習,便心生共融樂團的想法,於是邀請他們與兩位患肌肉萎縮症的女孩一起夾Band,後來更多次演出。雖然數年後樂團有成員移民而解散,但那幾年的經歷讓原先於特殊學校成長的傷殘女生擴闊圈子,也讓健全的青年們從中理解傷殘人士的生活,感受到兩位女孩面對逆境的樂天態度。」傷健共融相處的情景,對中心的服務使用者來說絕不陌生,也是30年來一直不變的特色。

「信我可以 愉悅人生」不只是賽馬會沙田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牆壁上的口號,更是多年來服務的理念。

創造讓青年們感到舒適、獲信任的空間,繼而透過確實的陪伴同行,讓傷與健都能互相發揮正面影響,一直是中心同事們的初心,也是Wendy於青少年服務芸芸經歷中最深刻的得著。她曾負責為當區中學提供駐校支援,透過不同活動與好動叛逆的青年一同突破框框,學習新的技能,發掘他們的潛能。「中心多年來的信念是,無論傷與健的青年,也可以享受愉悅人生。所指的並非只靠物質上的支援,更是陪伴他們尋找自我價值,在健康的家庭和朋輩關係中建立自主、愉悅的人生。」

全賴一顆初心與熱心,中心一眾同事在繁重的工作量中仍然充滿活力、創新求變,務求讓每位青年茁壯成長。

全賴一顆初心與熱心,中心一眾同事在繁重的工作量中仍然充滿活力、創新求變,務求讓每位青年茁壯成長。

30年過去,居住於當區的家庭、學校及青少年的需求也時移世易,中心在服務上不斷創新求變,除了早年於各校關注青少年情緒健康,近年亦為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兒童及青年提供多元化服務,例如加入藝術治療、遊戲治療元素的小組、SEN青年就業支援計劃等,同時配合地區發展提供支援服務,例如於即將啟用的火炭駿洋邨分部推行的「融入里」社區網絡計劃,促進家庭及鄰舍共融。「無論是家庭支援、駐校服務或是中心活動等,同事們一直不止步,洞察社區裡家庭的需要,努力進修不同的知識和技巧,應用在服務上。」多得中心各同事的努力,賽馬會沙田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多年來培育了一代又一代的青年,在共融的氣氛下成長。」

中心內設有枱橩,面向街景,加上綠化裝飾,充滿休閒舒適的風格。

中心裡其中一個休憩角落增添了綠化及悠閒的元素,加上面向玻璃窗外的街景,為到訪的青年營造舒適的感覺。

每個年代都有獨特的挑戰,而面對今年來勢洶洶的疫情,中心近月來因應社署的指引不設偶到服務,街坊須以預約形式參與小組和活動,無疑增加了原有服務的難度。 中心也展開了不少新嘗試,30週年慶祝活動將會以網上形式舉行,當中包括攝影比賽、創意手工、網上遊戲、會員抽獎等。。「即使受疫情影響,同事們鍥而不捨尋找各種方式,原有的活動也增設了不少網上互動的元素,與街坊們同樂,著實不容易。」Wendy相信,網上與實體共存的服務已成未來趨勢,無論日後以何方式,中心都會繼續支援區內家庭及青年建立自主、愉悅的人生,推動社區共融。

賽馬會沙田青少年綜合服務中心30週年活動詳情

抓緊心中的「陽光」

坐在義工生涯的起點­ — 香港傷健協會港島傷健中心 — 鍾少琼(Olivia)談起她近年的義工生活及最近獲頒「傑出義工獎」的事情。在輪椅上面帶微笑的Olivia,形容自己現在的人生階段充滿「陽光」。但言談間才發現,她對人那份熱誠和溫暖的背後,原來經歷過無盡的「黑夜」和「雲霧」;而更令人意外的是,Olivia的人生再現晨曦的契機,竟是一位小學生的幾句說話。

面對病患的煎熬,經歷家人的冷淡對待,鍾少琼的人生走過高低起跌。從小就證實患有脊柱側彎的Olivia,長大後更因為類風濕性關節炎令關節出現變形,繼而需要入院治療。但身體上的苦,始終未及心靈上所感受的痛。

「1998年我因為頸椎受損需要入院接受治療,住院的三年間,家人一次都沒有來探望我。」Olivia成長於重男輕女的傳統家庭,母親向來只著重家中的兒子,其餘幾姊妹就只可以選擇早早出外打工或留家中料理家務,令她長久以來感到十分委屈沮喪。「每當見到其他傷殘人士的家人都會照顧他們,而自己一個家人都沒有出現時,我開始對自己的存在價值產生不少疑問。」

撐過了心中的苦痛,亦捱過三年的住院生涯,當Olivia以為自己的生活會隨着身體狀況開始好轉時,卻迎來更重的打擊。按照醫生們當時的推斷,Olivia的病情只會每況愈下,除了她以後必須跟輪椅作伴,院方更認為她出院後必須入住私營老人院舍。

Olivia回想起來也有點激動:「當時的打擊真的很大,而在深切考慮後我堅決拒絕了這個安排。因為我知道年輕的自己進入老人院舍之後,對人生就會失去希望,只能每日像等待死亡一樣。」為此她與醫院進行多次周旋,最終她在離開了醫院後,成功轉到新的居所迎接新生活。

常說「上天替你關了一扇門,但總會為你留下一扇窗」。雖然在住院期間自己不獲家人關顧,但卻得到不少義工及修女的幫助。從小就相當好學的她在出院以後,在這班義工的幫忙下成功報讀IVE的證書課程,開展人生的新階段。

「當時IVE的宗旨是盡力幫助傷殘學生,而且認為日常生活亦屬學習過程的一部分,所以在得悉我的背景後,就主動協助我進行家居改裝,免得影響我的學習。」除了得到學校的幫助,那班義工朋友也不時為她提供義載服務,亦教導她電腦知識等技能。

有了新的朋友圈子、新的生活環境,Olivia看似順利開展了新生活,但她到後來才發覺,原來自己仍未從過去的疑惑和傷痛中釋懷,自己其實依然裹足不前。

「我自1997加入香港傷健協會,主要是參與一些戶外活動。直至2009年協會社工邀請我首次到小學分享,沒想到那一次竟會成為自己人生的轉捩點。」

短短5分鐘的時間,Olivia向場內的小學生分享了自己與家人的關係及住院經歷,一位學生隨即回應說,「少琼姐姐,我覺得你坐輪椅後變得幸福了!雖然家人不理會你,但有學校幫你改裝家居,義工及修女也不問回報的幫助你,你不覺得身邊其實有很多小天使嗎?」

「事實上當刻我沒有太大反應,不過回家後卻不斷反思那幾句說話。回想起往事,那小學生是說得很正確,因為人生總有得有失,假如我沒有變成傷殘,我可能只會繼續做好家庭給我的角色,努力工作賺錢,根本不可能完成IVE的證書課程,更不會被推薦入讀大學。當我慢慢地從這個角度思考,我終於從家人離棄自己的哀傷中走出來,亦再沒有怪責母親的情緒了。」

對Olivia來說,這一刻才是新生活的真正開始。

小學生的幾句說話改變了Olivia的人生旅程,讓她的哀傷憂愁換上陽光氣色,更令她從此更努力投入義工服務。除了繼續表演她那出色的輪椅舞、積極到學校分享以及協助協會舉辦不同藝術活動外,她亦活躍於多個義工平台,例如給地區長者派飯、教導輪椅舞班等等。義工服務漸漸成了她生活的主線。

今年初她因為積極投入義工服務,獲「義務工作發展局」頒發全港性兩年一屆的「傑出義工獎」,表揚她參與社會服務的貢獻。「今次的傑出義工獎,我是7位個人得獎者中義工資歷最淺的一位,所以這項殊榮得來不易,而且對我也有著重大的鼓舞。因為這除了是一份嘉許,最感動的是大眾對我14年義工生活的認同。我希望未來能繼續參與不同的服務,在享受當中樂趣的同時亦令更多人受惠,將自己那份正能量帶給身邊每一位。」Olivia說。

陽光一直都照耀着大地,只不過有時會被雲霧遮擋。當雲霧消散,「陽光」總會再臨。散發着「陽光」氣色的Olivia,從放下憂愁的一刻開始,一直樂於助人,為的不是得到別人的稱許,而是希望用自己微小的力量,為他人帶來陽光。

鍾少琼早前獲頒發傑出義工獎。

鍾少琼獲得不少義工嘉許的獎項。

鍾少琼早前在香港傷健協會45周年晚宴上,與男伴一起進行表演。

鍾少琼為香港傷健協會45周年晚安進行輪椅舞表演。

鍾少琼不時參與協會的活動及義工服務,還會進行不同類型的表演。

By |26 5 月, 2020|Categories: 焦點文章|0 Comments

助人路上見成長

「假若沒有參與義工服務,我可能仍然會像啞巴一樣,不懂與人溝通。」人與人之間的相處從來都是雙向的,所以義工服務不只是為幫助弱勢社群,努力付出的義工其實同樣都會有得著。患有先天大腦麻痺症、需以輪椅代步的馮蒨蘅就從義工服務當中找到自己人生的意義。因著每位受助者的一句「感謝」,令她找到力量,點燃起生命的光輝,成就今日活躍而外向的蒨蘅。

蒨蘅自小性格內向被動,不擅長說話,而且在加入香港傷健協會初期並不活躍,只會間中參與協會活動;但自從2012年獲社工邀請參與協會的義工服務開始,蒨蘅的性格和生活便漸漸起了變化。

「還記得第一次參與義工服務時,我是負責協助搜集無障礙設施的資料,但因為怕自己應付不來,也對那些資料不太有興趣,所以當時就表示自己甚麼都不想試。但經過協會社工的鼓勵和引導下,我總算完成了首次的義工服務。雖然是在社工的協助下完成,但完成的一刻我卻感受到屬於自己的成功感。」蒨蘅回憶說。

就是因為這份滿足感,自那次開始,蒨蘅便從起初的推三搪四,變得對義工服務充滿興趣。短短七年間,蒨蘅參與過大大小小的義工服務,當中包括無障礙的巡查、輪椅體驗活動、醫院探訪及擔任協會活動司儀等,令蒨蘅得到不少突破自己及增廣見聞的機會,除了變得主動起來,她更因為在義工服務中跟不同人士接觸,令內向的她也逐漸變得外向。

「醫院探訪是我近年最熱愛的義工服務,因為透過探訪活動讓我能夠學習與不同的人溝通。我記得有一次探訪一位會『胡思亂想』的婆婆,她在探訪期間曾誤認我是她的女兒,所以我都要想辦法去應對,之後她也會跟我和另一位義工分享家中的事。雖然交談過程中我未必幫到她什麼,但感覺可以讓婆婆有一個歡樂的下午,總算有點意義,而且這些經歷也可以改善自己的說話技巧及自信心。」

義工服務讓蒨蘅得到成長,亦讓她得到不少的無形的「回報」。「記得另外有一次我在協會的無障礙體驗活動中擔任義工導師,雖然這並不是我首次完成無障礙體驗的介紹,但那次是我首次在完成活動後,有同學特別走到我旁邊,親口跟我說了一聲「感謝」。當刻的我真的有點不知所措呢!」蒨蘅繼續說:「而那一句感謝,好像在告訴我剛剛所做的令同學獲益良多,也好像證明了我一直付出的努力得到了別人認同一樣。所以每當在義工服務中聽到別人的感謝,都會令我產生動力,讓我更期待往後的義工服務,繼續成長。」

熱衷義工服務的蒨蘅與其他傷殘人士一樣,早已輪候入住院舍。面對入住院舍的日子漸近,蒨蘅已開始從朋友口中探聽院舍的生活情況,但也漸漸發現在義工生活上將會遇到的困難。

「從朋友口中探聽過院舍對於舍友的出入有一定限制,只准許舍友於一星期內,除前往工作以外,只可以有限度的外出時間,而且時間亦有限制,因此我也開始擔心自己會失去參與義工服務的機會。」雖然有不少的憂慮,但蒨蘅亦表示明白父母因年紀漸長,擔憂將來未必能夠照顧女兒,所以她願意繼續輪候院舍。但義工服務始終是蒨蘅人生的重點,所以她也決定要把握光陰,一有空間便積極參與,貢獻自己的時間為社會服務。

藉着微不足道的付出,令蒨蘅找到人生的滿足。假如她從來沒有參與義工服務,相信蒨蘅仍然是昔日的蒨蘅。義工服務的真意就是希望大眾能夠以些微的力量,積聚成為大能量,幫助他人,貢獻社會。相信未來蒨蘅還會繼續積極參與義工服務,與更多人彼此燃亮生命。

蒨蘅(左)經常協助傷健學院帶領平等號180的活動。

蒨蘅(右)還會為協會的活動擔任司儀的工作。

蒨蘅(右)常與社工傾談近來的個人狀況。

By |20 2 月, 2020|Categories: 焦點文章|0 Comments

【假如故事系列(四)】共融才是答案

或許我們都有過身不由己的經歷,但對香港傷健協會社工蘇偉健(Kenny)來說,「身不由己」卻是他自小面對的掙扎。

傷殘 vs 健全

「從小我便就讀主流學校,一直成績不俗,亦一直自覺與其他人沒什麼不同。」自小學業成績出眾,畢業於香港中文大學中文系的Kenny回憶起童年的時光,一切都看似美滿,直至到小四那年,他的生活卻無聲無息地遇上改變。

「那年在學校的生活中,我察覺到自己走路開始比其他人慢、甚至寫字的速度也開始慢了下來,那時便漸漸發現自己的不同了。」因為患上先天大腦痲痺症,令他縱使有健全的頭腦,卻是拖着傷殘的身驅。

「我最深刻的是在試場之中,當所有的同學都在飛快地書寫,但不論我腦內有多快想到答案,我的手也未能以一般人的速度去作答。」傷殘的手跟不上健全的腦袋,是他第一個深刻的矛盾。

同年,細心的蘇媽媽察覺到Kenny的學業壓力與情緒,於是帶他加入香港傷健協會。加入協會的數年間,Kenny認識到不少同路人,彼此也會互相分擔,不過內心的交戰卻從未停止。

因為大腦麻痺症令蘇偉健,擁有健全頭腦及傷殘的身體。

蘇偉健曾因為自己的身體況而覺得失落。

不被接納 vs 自我接納

「升到大學,我認識到一位女同學⋯⋯」Kenny略帶尷尬的說到,「我們彼此相當投契,經常會以電話聯絡,更曾一起外出逛街。就這樣一起渡過了大半年時間,我終於鼓起勇氣表白。」只可惜童話並未有成真,「最終她跟我說我甚麼都好,可是卻接受不了我的傷殘。」

感情的打擊讓他的自我形象瞬間崩潰。由於這個衝擊對他真的難以接受,所以當時他經常逃學,學校更因此發出警告信,差點踢他出校。「幸好當時在機緣下,被協會職員邀請去拍攝香港電台節目《非常平等任務》。在細閱自己故事的劇本時,在字裡行間竟然被治癒了,亦令我開始振作起來。」Kenny說。

借用別人的眼光重看自己的一生,記起自己走過的路,Kenny發現自己的價值不是由別人來𨤳訂,更不會因一次的不接納而被否定。

始於心裡的傷健共融

走出了低谷,Kenny亦正式完成了大學的課程。縱使擁有高學歷,但畢業之後他卻因為身體殘障而於就業路上處處碰壁,也對他的自信再次帶來打擊。

「協會社工知道我狀況後,就決定邀請我擔任活動的嘉賓,題目竟然是講述如何面對逆境!當時第一個反應就想拒絕,但後來心裡轉念一想,反正都已經跌入谷底,不如豁出去答應吧。」面對著自己的痛處,逃避也是人之常情。連Kenny也沒想到,那一刻的「豁出去」,從此改變了他人生的方向。

「起初在台上分享時的確好緊張,更加口齒不清。不過回過神後,看著台下的專心地聽著自己的故事,便沒有再緊張了。」自此之後,Kenny愛上了以生命感動生命的分享活動,因而加入九龍西傷健中心的「生命勇士」小組,主動到不同學校擔任生命教育分享嘉賓,更啟發了他報讀社工課程的想法。

蘇偉健現時常到學校分享傷健共融的訊息。

「從那時候開始,才真真正正接受了自己是傷殘人士,因為一直以來我都分不清到底自己是傷殘還是健全,就像靈魂跟身體成了敵對一樣,所以一直無法認清前路,一路處於迷失的階段。可幸這一場在我心裡面的『傷健共融』運動終於成功了。」Kenny說。

從2007年成為了註冊社工開始,Kenny就加入了香港傷健協會成為職員,參與前線服務及推廣傷健共融的工作。現時他更成為了協會傷健學院的副經理,經常與政府、商界、專業團體、義工組織、學校及公眾闡述香港傷健協會的理念和構思。

現時為香港傷健協會的職員,常與中心的會員分享不同經驗。

自己跟自己的共融

共融看似虛無飄渺,但原來我們每天都在經歷著自我共融的過程。自己的責任與不完美,別人的期望與自我的價值,矛盾每天都在上演,慶幸出路亦離我們不遠。健全的頭腦與傷殘的身驅本是一體,學懂與「不同」共存,讓Kenny 走上了不一樣的路。

其實傷與健的距離並未有我們想像中那麼遙遠。

經歷多次的內心爭戰,蘇偉健終於明白傷健共融的真締。

By |28 8 月, 2019|Categories: 焦點文章|0 Comments

【假如故事系列(三)】得與失沒法計算

「黑夜給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卻用它來尋找光明。」《一代人》

縱使身處於黑夜般的困境,縱然靈魂經歷著黑色的、撕心裂肺的創傷,經過歲月的沉澱,人卻正正可用那黑色的眼睛,尋找光明。熣燦或暗淡、失去或得著,都取決於一念之間。

岑幸富十六年前做速遞跟車,因為一次交通意外而引致左手截肢以及盆骨受損,鑲了兩顆螺絲。傷後經歷過黑暗的時光,更一度成為「隱青」,7年的「黑夜」卻為阿富帶來了熣燦的光明。

「可能」在於嘗試

2009年阿富正式加入香港傷健協會工作,結束了多年的「隱青」生涯。「起初的工作都只是協助中心託管服務的日常運作,工作算是簡單。」阿富回想道:「不過協會在往後的工作期間給予我不同的機會,鼓勵我作了多方面的嘗試,例如在活動中擔任司儀等,漸漸在不同的小成功和大家的欣賞中,我開始建立起自信。」

截肢後的岑幸富「得」與「失」都難以計算。

而阿富的嘗試並不止在工作方面,「沒想到自己35歲才開始學拉小提琴。」阿富笑著說。「作為截肢者,拉小提琴並非要追求完美音質,只是希望以音樂作為自己新的眼睛,帶自己看見一個以往未曾觸及的領域。」阿富所言非虛,因為由他學習小提琴開始,除了與香港管弦樂團一起合奏,創下千人合奏的健力士世界紀錄外,更有機會與歌手拍攝音樂特輯,在片後段中演奏;最重要的,是音樂讓阿富遇上他生命中的至愛,因為阿富的太太正是他學習小提琴的啟蒙老師。二人於婚後誕下女兒,組織起屬於他們的家庭。

在愈發建立起信心以後,阿富未有停止尋夢,更決定要嘗試突破框框,以傷殘之身獨自挑戰三項鐵人賽。「其實在未遇上交通意外前,我根本不懂得游泳,直至準備參加比賽,自己才花了相當多的時間,決心去學懂游泳,最終順利完成整個賽事。」

看著阿富的人生經歷,彷彿就在看著一場三項鐵人賽。

岑幸富更積極參與三項鐵人賽。

因為失去了才擁有

因著黑色的創傷能在歲月中得到沉澱,岑幸富不單找到屬於自己的光明,更希望帶著這光照亮他人。被一次寫作比賽所啟發,特別明白後天傷殘人士苦況的阿富開始撰寫自己的人生故事,更自資出書,希望透過自己的經歷幫助其他人走出困境。

「以往在香港甚少同路人,所以我當時其實相當徬徨,更自卑地渡過了七年。今次我希望透過出書幫助同路人,即使未能立刻解決他們心中的焦慮及困境,也希望能夠縮短他們頹廢的時間,盡快擺脫哀傷的心情。」

「所以當決定出書後,新書很快就決定以《假如我再次健全》作為書名,希望讓人知道我的故事後,跟我一起想像:假如我依然健全,我的生活到底會如何?」但阿富亦有另一角度的思考,「又或者重另一個角度去想像,在我有了這麼多的經歷後,假如我依然堅持活在當下,做好當下的自己,我的生活又會有怎樣的一個可能呢?」

岑幸富決定自資出版自傳,鼓勵他人。

假如可以重來

黑夜再長,白天總會到來。儘管因為交通意外而截肢,但得與失要怎樣計算?無論在得或在失,我們還可以有怎樣的可能和想像?

「還記得有一次於學校分享,其中一位同學過來問我:如果知道16年前會發生交通意外,你會否再坐上那輛出事的貨車?我當時想了一會就回答,我依然會上那輛車,因為截肢後一路以來獲得的東西相當多、相當珍貴。」

身體障礙不一定是局限,生命仍可活得熣燦。

走出傷痛後,岑幸富的人生因此而變得更加豐盛熣燦。

By |15 8 月, 2019|Categories: 焦點文章|0 Comments

【假如故事系列(二)】你與我本是傳奇

「唱著幸福之歌,眼淚有否沉沒無數次失望的眼神與落魄⋯⋯」站在熙來攘往的街頭,獨個兒唱着Supper Moment的《幸福之歌》,因小腦萎縮症而說話困難的鄺家豪(Kelvin仔)正賣力地唱出自己的心聲。縱使街上的途人都是匆匆走過,但從他演唱時的眼神可以看出,此刻的他,是幸福的。

 

旋律溶掉驚慌

 

Kelvin仔身體的問題早在孩童時開始。3歲時被發現患上組織細胞增生症,侵食著左邊的盤骨,之後症狀更一度轉到下顎,需要接受化療;而且因為先天耳道狹小,導致聲音難以傳到耳膜,Kelvin仔的聽力只有一般人的4成,上學時經常聽不到課堂的內容,直至中三後開始配帶助聽器,聽力才恢復至5成左右。

 

鄺家豪於中學時發現出現聽障問題。

除了聽力的問題和癌症的煎熬,16歲那年,Kelvin仔發現自己因為病變而患有腦下垂體閉塞,影響了他的發育;同年在一次校內陸運會中暈倒後,自此變得行動不便,需要長期以拐杖撐扶;而到了三年後,Kelvin仔再證實患上小腦萎縮症。

 

連環的不幸消息接連來襲,樂觀的他卻沒有因此而感到沮喪,反而能夠在日漸明顯的身體限制下發展不同的興趣:射箭、飛鏢、不同類型的運動,藉此不斷地去挑戰自己。而在挑戰自我的過程中,Kelvin仔終於找到了自己的最愛 – 音樂,讓他以「旋律溶掉驚慌」。

 

鄺家豪最喜歡聆聽歌曲。

從沒有放棄過心中的理想

 

「中三畢業後我轉到IVE就讀,在那段時間我喜歡上唱歌,更會積極參與校內的歌唱比賽。」唱歌給Kelvin仔帶來了不少的歡樂,但在一次比賽中,當日評判的一句嚴詞,成為了他多年的鬱結,「那時評判在我唱完比賽歌曲後,只給了一句『完全聽不到你唱乜』的評語,之後就沒說什麼了⋯⋯」這句評語一直埋藏在Kelvin仔的心中,但這個鬱結,卻漸漸成了他立心要學好唱歌的原動力。

 

到了2010年,Kelvin仔在機緣下遇上了他的恩師,為他的歌唱路途燃起了希望。「其實學習過程裡面,老師待我都跟其他健全人士一樣,例如上堂試唱,每人每堂都只有3次機會,就算當時我咬字未算太好,會唱錯,但老師給我的機會也是一樣。」所以為了珍惜每次的試唱機會,令自己每次都有進步,Kelvin仔在下課之後都必定會回家反覆練習。而帶著這股對歌唱的熱誠,花上了足足5年時間,Kelvin仔終於清楚地完整唱出一首《海闊天空》。

 

鄺家豪不時都都在街上進行歌唱表演。

鄺家豪亦懂得打鼓的技巧。

 

 

「練習的過程的確令人氣餒,但明白自己的聽力不佳,惟有比其他人付出更多的努力。所以當第一次成功唱完整首歌曲時,感覺就好似如釋重負一樣,覺得原來自己的努力並沒白費,當年比賽時的心結也感覺像解開了一樣。」Kelvin仔說。

 

你是你本身的傳奇

 

再一次成功挑戰自己令Kelvin仔的信心增加不少,可惜現實並沒有想像般順利。學習唱歌期間Kelvin仔曾參加過不同的歌唱比賽,希望證明自己的能力。但即使經已表現出自己的最好,可是數次比賽中都遇上別人的嘲笑和噓聲,換來了一次又一次的蔑視。「所以我對於《海闊天空》內其中一句感受特別深,更一直成為了自己的鼓勵,那句是『多少次,迎着冷眼與嘲笑,從沒有放棄過心中的理想』。」

 

對夢想的堅持,不斷要突破自己的態度,讓Kelvin仔由舞台走到了街頭,開始進行街頭表演(Busking)。「我希望街上聽得到我歌聲的人,都能透過音樂關注我這個傷殘人士的故事,也藉此籌集款項,更換一個更好的助聽器,可以讓我更好的在音樂上發展。」

小腦萎縮症的患者無論行動以至吞嚥的能力都會逐步的衰退,所以對不少人而言,Kelvin仔能走到這一步已經是一個奇蹟。「但我覺得只要我們能夠活在當下,在自己的限制中做到最好,對我來說這樣就已經是一個奇蹟。」Kelvin仔說。

 

「你是你本身的傳奇,前路裡振翅再高飛,即使不完美只需經歷你自己」,歌曲《你是你本身的傳奇》的歌曲彷似和應著Kelvin仔的想法。我們總會在人生的某個時候遇上自己的樽頸和限制,但Kelvin仔以自己的故事和歌聲努力地告訴着大家,活在當下、活出最好,你與我就是奇蹟。

鄺家豪一直努力不懈,走出自己的傳奇之路。

By |14 8 月, 2019|Categories: 焦點文章|0 Comments
Go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