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傷健協會

服務花絮

 

生命同行者                                               阿思

  阿思的生路也比波折重重。年輕時便嫁給了前夫,為前夫誕下了一對女兒,唯阿思一直也前夫的關係欠佳,經。最,為了一對女兒的成,於是便於年輕時便毅與丈夫離婚,一個女人便開了單親媽媽的生涯,只是間中由任職褓姆車司機的媽媽協兩名年幼女兒。深感欣慰的是阿思的兩個女兒也很乖,也十分聽她的說話。然而,直到一名女兒中學而另一名女兒正值讀大學的時,阿思便發了有嚴重的糖尿病腳問,而更因爛腳而入院進行截肢手。剛截肢的時,一方面阿思無接受由行得走得頓時變成了傷殘人士,日後能步行仍是未知之素,更擔憂日後的生別人照,擔心自家人的包;另一方面,阿思更充滿了內疚感,女兒仍年輕,自女兒的同時,更需女兒的照,心裡面對女兒十分愧疚,作女兒的成,反要女兒去照,對阿思而言,這個強大的打到她的情推進了抑邊緣。由於阿思在住院時的情也不甚穩定,於是醫院中的醫務社工便把阿思的個案轉介至本輔當中,希能協助阿思脫低谷。

時,阿思對自穿著義肢步行的路感十分猶和迷茫,於是輔社工便為她找了一個同是截肢者的生去鼓她,並教她如何運用義肢步行和生,慢慢地阿思由使用雙叉去輔步行,漸漸地已學和鍛到使用一枝叉輔,也能步行,阿思的信心逐地建,而對將來的盼也愈來愈強烈。而阿思鍛步行的決心愈益強烈時,同時也會令到阿思因義肢不配合殘肢而經傷口的情,而令到阿思痛得無步行。這彷彿又把阿思推進了另一深淵。幸好,阿思有向社工表達內心的需,因,輔社工也為阿思聯了基金,為她重新製一隻合適糖尿病患者使用的義肢,這又再次燃起了阿思生存的盼和意志,勤的阿思,加上輔社工在旁不斷鼓及肯定後,阿思終能鍛到不再需使用手叉去協步行,對於阿思的生重新改寫過來,慢慢地也能自。而阿思更想成截肢者的生命同行者,於是也不斷地和輔社工四出探一些新截肢者,與他分享自使用義肢的心得(見附圖),開解他的同時也令他的生能更為便利,好像自一樣,能一步一步重新去生

現在的阿思在生上也會和女兒一些上的誤解而不開心,但阿思也會主動地去和女兒傾談以修補關係,並懂得在關中學以恰當的方的感和想法,和家人的關中也多了一份諒解。但願阿思不但成更多截肢者的同行者,更能成扶持家人的生命同行者。

 

痛,打不倒我

bobo

阿寶的人生自一次工傷後從此改變了。工傷後的傷患令阿寶的膝關節疼痛不已,一次又一次以為會痊癒的希望,換來的卻是一次又一次失望,這令她患上了抑鬱症。直至遇到了醫院的臨床心理學家的鼓勵,改變了她與「痛症」相處的方法——與它做朋友。既然無法根治這種痛,那麼阿寶便選擇了與它共處,接受它在自己身體的存在,當她的心態得到調適後,情緒也相對好轉。好景不常,當阿寶因適應了以輪椅於社區生活後,卻發現患上癌症,龐大的醫藥費及痛苦的化療副作用令她經濟陷入了困境,身心俱疲。縱然面對如此折騰的人生,但阿寶仍能靠著信仰、家人和朋友的支持去支撐自己走過逆境,在她身體好點的時候,更會到一些機構做義工,教授及製作食物送給社區內有需要的人,她每天也懷著感恩的心去活著。

 

繼續向下捲動

arrowdown4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