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傷健協會

專題訪問

傷健同心,風後編織動人一幕

義工們的努力,感動附近的地盤工人亦參與清理工作。

一雙手,能為社會帶來什麼改變? 

經歷過颱風山竹的洗禮,當日全港路面塌樹連連,滿目瘡痍,市面的亂況不單令救援和通勤的道路受阻,也令市民的出入舉步為艱。眼見自己社區在風後的景況,香港傷健協會九龍西傷健中心的同事決定仿效其他市民,自發地組織義工參與清理塌樹的工作,為所身處的社區作出貢獻。 

山竹吹襲後一天,香港傷健協會九龍西傷健中心的助理經理梁震邦(邦Sir)透過清理塌樹的Whatsapp群組,得知其中一個急需清理的塌樹地點與九龍西傷健中心相當接近,在現場視察及準備過一些簡單工具後,邦Sir便立即招募義工,最終便與同事及兩位義工一起前往塌樹地點,幸福邨的主要通道,開始清理的工作。 

「當聽到中心職員詢問有沒有興趣參與清理塌樹的工作時,的確有點愕然,因為從未聽過傷殘人士會去鋸樹,所以起初都會擔心自己能否應付。」面對挑戰,我們總有懷疑自己的時候,有份參與今次義工服務的張健強也不例外。「但想到自己的付出能真正為附近的居民帶來方便,所以最終都答允參與。」 

同樣有份參與的黃少川也表示認同︰「作為輪椅使用者,自己好多時都會得到別人的幫助,所以當得知有機會幫助社區及別人時,自己也很樂意參與。」 

少少的付出,只望為附近居民帶來多一點的方便,而他們的義舉也引起了社區的注意。「由於塌樹地點旁邊為一間幼稚園,而清理期間正值放學時間,義工隊的兩位輪椅使用者自然成為了路人的焦點。家長們見到義工的舉動都大為讚賞,更教導子女日後都要像義工們一樣,就連路過的司機都停車鼓勵我們。」 

但讓義工們最欣慰的不單是讚賞和掌聲,而是他們對傷殘人士的改觀和認同。「他們一聲的加油已經讓我們得到鼓舞,感受到自己落手落腳的工作得到別人認同,他們的讚賞變成了自己的推動力。」黃少川憶起當時情況說。

當他們繼續埋首清理之際,幸福邨的路上卻上映了當日最令人動容的一幕。「當時地點附近其實還有一個地盤,一班路過的地盤工人看見我們的行為,覺得深受感動,除了即時借出工具給我們用之餘,更與我們一起清理塌樹,那一刻我們都被他們感動了。」看著一群壯漢與輪椅人士相互協作,看著傷與健一起同心協力,這「傷健共融」的場面也成為了義工們當日最深刻的回憶。

「對今次義工服務我自己的感受也相當深,因為有時傷殘人士並非因身體障礙而受到限制,反而有時是我們因既有的印象而局限了傷殘人士的發揮。經過今次的啟發,我們日後將舉辦更多種類的義工服務,讓傷殘人士可以有更多發揮潛能的空間。」今次的義工服務對於邦Sir和義工們都是很好的一課。

一雙手,能為社會帶來什麼改變?一雙手的力量讓人不以為然,在輪椅上的一雙手更看似微不足道,但這次天災過後,這鼓微不足道的力量縱然未有砍開重重塌樹,讓交通即時回復正常,但卻靠著手所作的,叫人的心開放,讓傷與健一同於社區中展現光彩。

「傷健共融」的理念並非亭台樓閣,伸出一雙手,踏出一小步,世界便會因你而變得不一樣。

張健強(左)、梁震邦(中)及黃少川都為能夠為社區作出貢獻而感到滿足。

張健強(左)、梁震邦(中)及黃少川都為能夠為社區作出貢而感到滿足。

義工們落力鋸走塌樹的樹枝。

義工們落力鋸走塌樹的樹枝。

義工花了兩個小時進行清理的工作。

義工花了兩個小時進行清理的工作。

山竹吹襲本港 協會職員艱辛上班慰長者

 入赤柱的道路佈滿不少巨大的塌樹。

上月16日(星期日)掠港的超強颱風山竹雖然沒有正面吹襲本港,造成更大的破壞,但對香港依然帶來嚴重的影響。受山竹吹襲期間,由於本港風力強勁,全城都出現塌樹的情況,不少主要幹道都被塌樹阻擋,結果港鐵東鐵線於翌日只提供有限度服務,九巴、新巴及城巴更因此暫停服務,不少「打工仔」都因此上班受阻。

家住華富邨的梁建威平時只需要35分鐘便可從住所返回香港傷健協會赤柱長者鄰舍中心工作。因受山竹吹襲的關係,梁建威當日比平時早起床留意天氣情況及了解交通狀況後,最終決定較平時提早出門上班。於早上7時已抵達巴士站輪候的阿威,原本希望乘搭前往鄰近港鐵站的巴士,可是由於出入華富邨的道路都受到影響,新聞報道上提及可乘搭的巴士路線,根本未能提供服務。上班心切,加上擔心赤柱社區內的長者,終於阿威毅然決定從華富邨步行前往黃竹坑港鐵站。

梁建威表示︰「平時我會經由淺水灣方向前往赤柱,可是聽聞淺水灣方向的道路受塌樹影響,所以便決定從柴灣方向乘小巴前往赤柱。但抵達巴士站後,見到等候的人龍相當長,而且等候期間根本沒有巴士出入,所以才決定步行前往黃竹坑港鐵站。」

雖然熟識前往黃竹坑的道路,但因為塌樹情況嚴重,對前路可謂相當擔憂,加上所行的道路為公路旁的狹窄行人路,所以不時都需要行出馬路,繞過塌樹繼續前行,過程可謂一步一驚心。最終阿威步行了約4公里後,才抵達港鐵站。

不過長途跋涉的過程依然未完。儘管順利乘港鐵抵達柴灣,並乘上前往赤柱的小巴,可是由於沿路入赤柱的塌樹情況都相對嚴重,小巴亦只能以馬坑邨作為總站,要返抵赤柱長者鄰舍中心,就只能靠雙腳步行了。路程只是短短十多分鐘,但過程卻是異常艱辛,因為沿路塌下的大樹都相對較巨大,有時阿威需要攀過塌樹才可繼續前行,結果原本只需要35分鐘的返工時間,卻變成差不多3時間的冒險旅程。

「返抵中心後,第一時時間做的,就是即時與同事視察中心的損毀情報,幸好颱風沒有對中心造成任何破壞,這全賴中心同事們於山竹吹襲前做足了防風措施。」梁建威對於中心安好表示十分恩慰。「之後由於擔心赤柱長者們的情況,我們便開始陸續致電長者,了解他們居住環境的現況,幸好大部份獨居長者都平安無事,而且只有少部分人的家園有少量損壞,最深刻的都只有一位長者家裡的抽氣扇,因抵受不住強風而被吹爛。」

雖然華富邨巴士站外停泊了不少巴士,可是由路面情況不許可,巴士根本不能提供服務。

雖然華富邨巴士站外停泊了不少巴士,可是由路面情況不許,巴士根本不能提供服務

步行入赤柱的市民都需要攀過大樹,才可繼續前行。

步行入赤柱的市民都需要攀過大樹,才可繼續前行。

赤柱長者鄰舍中心的社工梁建威講述當日長途跋涉上班的過程。

赤柱長者鄰舍中心的社工梁建威講述當日長途跋上班的過程

 

岑幸富走過截肢傷痛 踏上共融作家路

岑幸富於截肢後,開始學習小提琴。

「假如可以再次健全,可能我只會想做一件好簡單的事,就是可以一手拖着老婆、另一手拖着或抱着女兒,享受簡單的家庭樂,就已經心滿意足。」因交通意外於15年前導致左手截肢的岑幸富(阿富)如此說。

截肢後經歷過7年「隱青」生活的岑幸富,於2009年開始加入香港傷健協會,起初工作只協助託管服務的日常運作,不過協會在工作期間給予不同的機會,令他得到多方面的嘗試,例如在活動做司儀等,從而建立起個人自信。阿富表示︰「對協會充滿好多的感情,我也視協會為自己的第2個家。2013年離開協會轉到外面工作時,我開始感受到外界工作的壓力,也令我回想起當年在協會工作時的溫馨感。」

「2015年我再次重返協會工作擔任活動助理,然後於2017年轉到協會旗下的社企作其他方面的嘗試。直到今年6月,我感到是時候再次出走,嘗試到外面發展了。」不過他仍經常參與傷健學院舉行的生命教育講座,推廣傷健共融。

經歷過哀傷,所以特別明白後天傷殘人士苦況的岑幸富,因緣際會下為參加寫作比賽而開始撰寫自己的故事,雖然最終未能得到冠軍而錯過了該次出書機會,不過岑幸富卻因聽到不少同路人因他的經歷而深受感動,所以最終決定自資出書,希望透過自己的故事幫助其他人走出困境。

「對於協會,我真的可謂有着相當多的感情,所以自己已決定將今次著作,《假如我再次健全》的部份收益作為捐款回饋協會。」回想起整個歷程的岑幸富如此說。

或許有人會問,首次撰寫自傳的岑幸富為何會以《假如我再次健全》作為書名。阿富表示︰「因為有一次我讀了一本外國書籍《假如給我三天光明》,見到它如何描述一個視障人士的故事後,當時就想,假如我也可以復原,我的生活又會如何呢?而另一次在學校分享完結後,其中一位同學過來問我:如果知道15年前會發生交通意外,你會否再坐上那輛出事的貨車?我當時想了一會就回答,我依然會上那輛車,因為截肢後一路以來獲得的東西相當多、相當珍貴。」

「所以當決定出書後,就以《假如我再次健全》作為書名,希望讓人在知道我的故事以後,一起想像假如我依然健全,我的生活到底會如何;或者我有這麼多經歷後,我依然能活在當下,做好當下的自己,我的生活又會如何,藉此希望讓讀者會有所思。」

阿富還補充說︰「以往香港甚少上肢需要截肢的人士,所以當時其實相當徬徨,更因而自卑地渡過七年。所以今次我希望透過這書幫助同路人,即使未能立刻解決他們心中的焦慮及困境,也希望能夠縮短他們頹廢的時間,盡快擺脫哀傷的心情。」

截肢後阿富結識了太太,擁有自己的家庭,並且開展了他的運動及音樂的路,三者現在都已成為「阿富」不可或缺的部分。不過向來重視家庭的阿富直言,家庭才是最重要的一環,他表示︰「因為家庭是我最大的動力,即使小提琴拉得再好、書寫得再好,自己都會記起初心,記起家人以往對自己是最大的支持。」

對於音樂及運動,阿富表示︰「因為自己35歲才開始學習拉小提琴,加上作為截肢者,拉小提琴並非追求音質,反而是希望藉以向外界展現毅力,並以音樂作為自己的眼或者腳,帶自己前往一個以往未曾接觸的領域。而運動則能為自己建立起自信,記得以往健全時一直都學不懂游泳,但數年前為了參加三項鐵人賽,竟然連游泳都學懂了。結合運動及音樂所建立的毅力和自信,我今天才會踏上成為作家的道路。」

寫作能讓人表達內心的感受,將自己的感情灌注於文字當中,而今次出書的經歷,亦令阿富寫出興趣。阿富現時已計劃出版第2本著作,希望他所寫的勵志故事,能繼續感動他人。

岑幸富於截肢後,展現出他無限潛能。

岑幸富於截肢後,展現出他無限潛能。

岑幸富不時都會自我彈整小提琴的音質。

岑幸富不時都會自我彈整小提琴的音質。

岑幸富對香港傷健協會有濃厚的感情。

岑幸富對香港傷健協會有濃厚的感情。

推動健康生活 共融軒舍友舞獅舞出好身體

共融軒的舍友落力學習舞獅技巧。

「以往我一直有參與溜冰及籃球等運動,可是自從受到腎病影響,身體狀況開始轉差,病痛也多了不少」,35歲的共融軒舍友王國豪表示:「不過參與了『身心健。樂共融』活動計劃後,多做運動令心肺功能都得到改善,患病的情況亦相對減少了。」

香港傷健協會共融軒宿舍以「傷健一家」的服務模式,為肢體傷殘及智障人士提供住宿服務。透過各項生活技能訓練,配以「家庭式設計」的環境及完善的支援,讓舍友過著獨立自主的生活。

但隨著共融軒已成立7年,不少舍友都因年紀漸長,身體機能下降,患上病痛的次數隨之增加;加上不少人都忽略了運動的必要性,健康漸漸響起警號。因此,共融軒於16/17年度成功申請伊利沙伯女皇弱智人士基金資助,為舍友提供體能的訓練,讓他們能夠藉此強身健體。

共融軒經理謝寶雯表示︰「共融軒的舍友年紀漸長,身體機能開始有下降跡象,所以希望透過計劃及同事的積極鼓勵,讓舍友多參與運動,保持他們身體狀況。」

「身心健。樂共融」活動計劃運作至今,經已為舍友及其家長提供了一系列愛笑瑜珈、快樂椅子舞、街舞、舞獅等訓練機會,讓舍友可以多參與運動提升體能。而在眾多的運動中,邀請外間龍獅團到來教授的舞獅技巧班就最為特別。

國豪表示︰「我特別對舞獅的課堂有印象。因為自己擔任獅頭的角色,而舞獅頭除了講求手力外,最重要是步法,因為步法一旦記錯就會舞得不好,所以自己花了兩星期為此進行練習。」最終國豪除了舞獅的技巧有所進步,他的身體狀況也明顯得到改善。

24歲的陳焌蔚也因為體重問題參與了是次的計劃。「我都有參與舞獅的運動,並且擔任舞獅尾的角色,但學習跳Hip Hop及跑步訓練我也十分深刻。」希望透過計劃減肥的焌蔚,訪問時亦自豪地笑指自己的肚腩明顯減細了。

是次「身心健。樂共融」活動計劃,讓共融軒在照顧舍友的就業和工作以外,亦透過各種的運動機會,同時為他們的身體狀況提供完善的支援。

王國豪及陳焌蔚均指運動令他們身體得到改善。

王國豪及陳焌蔚均指運動令他們身體得到改善。

陳焌蔚相當投入街舞練習。

陳焌蔚相當投入街舞練習。

王國豪在舞獅頭時表現得相當有氣勢。

王國豪在舞獅頭表現得相當有氣勢。

 

首創共融電子競技隊推動傷健共融

左起蘇勝展、岑子亨及高小亮積極參與共融電子競技隊的訓練

推動傷健共融並非只能單憑口講,最實際的行動莫過於能提供無障礙環境,讓傷殘及健全人士能夠並肩參與各項社交、康樂、發展、教育、訓練等活動,藉以增進兩者之合作及融合。而近年興起的電子競技運動就正好提供一個平台,讓傷殘及健全人士可以在相同的環境下,互相合作進行比賽,甚至切磋較量。

香港傷健協會特別成立的全港首支共融電子競技隊,讓傷殘及健全人士可以通力合作參與比賽,體現傷健共融的理念。而愛好新鮮事物,而由興趣多多的蘇勝展,一見到協會成立共融電子競技隊時,便立刻申請加入。

共融電子競技隊隊長高小亮認為︰「共融電子競技隊的計畫相當好,為傷殘及健全人士提供合作的平台。由於遊戲世界裡,所有人都會獲得同樣的待遇,因此能夠在無障礙的環境下不分彼此,並肩參與各項社交及康樂活動,充分體現到傷健共融。」

電子競技於近年興起,香港特區政府亦開始投放資源發展,創造新興的產業。電子競技已不再停留在「打機」消遣的層面,反而逐步發展成為體育專案。而且電子競技能提供一個平台,讓不同程度的傷殘及健全人士,透過採用不同的控制方式設定,於相同的環境下,互相合作進行比賽,以及進行技術的切磋。

共融電子競技隊亦邀請到大專生參與,透過電子競技讓他們加深對傷健共融的認識,而他們的個人體驗亦能向外界帶來促進的作用。身兼共融電子競技隊成員及教練的20歲大專生岑子亨表示︰「起初向朋友講述自己目前正協助傷殘人士投入電競運動的訓練時,很多朋友都會質疑,究竟傷殘人士是否真的可以做到;但每次我都會表明,其實有些電競隊成員的技術比我們還要好。可惜他們始終不信,直至共融電子競技隊成立典禮結束後,我給他們看英皇電競技術總監劉偉健(Toyz)與各傷健會員的合照時,他們才開始相信其實傷殘人士於電競運動都可以有不錯的成績。」

隨著電子競技的產業的發展,市場需求有關電子競技的職位需求亦相對增加,共融電子競技隊的成立,亦有助培訓電子競技的人才,高小亮表示︰「參與了電競隊後,讓我瞭解到原來電競產業背後,有很多不同的崗位,並非只有職業電競選手,所以我也會考慮以電競作為長遠職業,並希望傷殘人士在電子競技產業中,除了參與運動員的角色,也可以嘗試不同專業領域的工作崗位,例如實況主播、賽事評述員、賽事策劃、市場推廣、教練等。而勝展則認為︰「如果電競隊有長遠計畫,或者會考慮將電競視為長遠的事業,而若果計畫只屬於短時間,則需要視乎其他因素而定。」

共融電子競隊於今年4月開始招募,共招募了27名傷殘人士及15名大專生的參與,每位協會共融電子競技隊成員入隊前都會先經物理治療師作專業評估,按身體現況,針對性去訂立身體機能的訓練項目。而隊伍的整體訓練亦會配合有規律的作息時間表,務求令到每位隊員在身心方面都有正面的成長。

 

隊長高小亮(左)與共融電子競技的成員一起進行訓練。

隊長高小亮(左)與共融電子競技的成員一起進行訓練。

身兼教練及隊員岑子亨於共融電子競技隊不時會指導隊員技術。

身兼教練及隊員岑子亨於共融電子競技隊不時會指隊員技

一眾共融電子競技隊成員,一起積極參與訓練。

一眾共融電子競技隊成員,一起積極參與訓練。

 

突破障礙阻隔 傷殘義工服務社群

小亮、德成及善蘅均期望為社會作出貢獻。

說起義工服務,很多人都會認為傷殘人士只是等待被幫忙的一群,只有健全人士才可以參與,事實不然。三位有份參與香港傷健協會的「融我在」傷健義工培訓計劃的義工小亮、善蘅及德成都擁有一個同樣的夢——希望透過自己身體力行參與義工服務,打破社會對傷殘人士需要「被幫忙」的既定框架,改變外界對傷殘人士的刻板印象。

「融我在」義工組過去主要到醫院進行探訪、為學校提供講座及為不同機構或院校提供無障礙巡查等服務,透過傷殘人士的參與,將傷殘人士的角色由被動轉化成主動,從而改變社會對他們的印象。2015年開始加入「融我在」成為義工的小亮表示︰「外界一直都覺得傷殘人士一定需要幫忙,可是自己的感覺卻不一樣,因為我覺得只要能力所及,我都可以盡力去幫助他人,並非只有健全人士可以貢獻社會,其實傷殘人士同樣可以對社會作出貢獻。」2016年加入「融我在」的善蘅則認為︰「其實傷殘人士都擁有自己的才能,只要有效運用自己的才能同樣可以幫助別人。」

 「融我在」的義工計劃除了對受助人帶來幫助外,對參與服務的傷殘人士亦帶來裨益,患有大腦麻痺症的善蘅,當初就曾經打算推卻加入義工組的邀請,她表示︰「未參與義工服務之前性格比較內向,所以一直都有猶豫是否有能力去服務人,不過經中心職員的多次鼓勵及陪伴後,慢慢開始建立起信心,漸漸性格更開始變得主動及懂得表達自己的感受。」

至於同樣內向的小亮表示︰「起初的確比較怕羞,凡有公開演講的場合都必定會逃避,但經過幾次義工服務及協助生命教育講座後,現時自己的信心也增強了,亦不再像以往般容易怯場。」德成則表示︰「特別記得有一次到醫院探訪時,有位婆婆見到我們就說,『坐輪椅都可以做義工,幾好呀』,聽完後感覺自己得到肯定,心情亦特別愉快,自信心增強不少之餘,更獲得成就感。」

「快樂共融義工嘉許禮2017」已於2018年3月18日完滿舉行,德成及小亮都認為獎項對義工是一種肯定。小亮表示︰「義工嘉許禮的獎項對我而言是一種驕傲及鼓勵,因為過去一年確實付出了不少努力投身義工服務,同時亦證明到自己對社會的貢獻。」善蘅則認為︰「獲得獎項是一種肯定,可以借此機會向外界證明傷殘人士都可以幫助別人。」而去年登記成為協會義工共有1,821人,總服務時數達21,257小時,部份服務時數超過20小時的義工,已在嘉許禮中獲得嘉許。

德成(前排左2)、小亮(前排中)及善蘅(前排右2)曾一起進行醫院探訪。

德成(前排左2)、小亮(前排中)及善蘅(前排右2)曾一起進行醫院探訪。

「融我在」的義工為醫院探訪進行事前準備。

「融我在」的義工為醫院探訪進行事前準備。

 

 

 

青年發展助SEN青年開拓人生目標

青年發展經理姜雁慈(左)協助學員Kathy(右)尋找到生涯目標。

生涯規劃越來越被社會重視教育和社會福利機構推出不少服務協助學生規劃人生,但針對有特殊教育需要青年的生涯規劃服務卻相當有限。一直敢於創新的香港傷健協會,2013年和2014先後公益金資助設「摘星計劃」及「職.路」青年多元就業培訓計劃,以一站式服務協助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青年興趣出發,籌劃人生目標,並提供就業支援服務

2013年開設的「摘星計劃就透過多元化活動和有系統的輔導及人生指導,讓有特殊教育需要的青年規劃人生、發展潛能、展現夢想。其實SEN的涵蓋範圍廣泛,包括肢體傷殘、聽、智力障礙學習障礙、自閉症、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語言障礙和情緒行為問題九大類。由於「摘星計劃」並不只集中服務其中一種類別的青年,故此在計劃開展初期,團隊用不少時間去了解各類SEN 青年的特性及需要,繼而向潛在的合作學校介紹整個計劃。事實上,學校教師對SEN所知有限,對生涯規劃的認識就更少,例如有些教師並不知讀寫障及自閉症是傷殘的其中一類,可以領取殘疾人士登記證,所以當時團隊亦花耗不少時間向學校講解和推廣服務。青年發展經理姜雁慈表示︰「起初的確花費了一段時間探索學校的需要,例如學校可能會有1個自閉症及8讀寫障的學生,所以要運用一套課程適合不同人士使用實在有一定的難度幸好經過團隊一番努力,總算整合出一套適合不同類別SEN學生的課程,繼而慢慢地建立口碑,現在甚至有學校會主動我們聯絡尋求協助。」

4年的發展,青年發展協助了不少SEN青年尋找目標。有讀寫障礙、屬於首批參與計劃的Kathy表示︰「起初對摘星計劃其實沒有什麼認識,在學校安排下才加。不過經過幾次的活動後,開始慢慢了解到計劃的意義,於計劃中,我亦認識不少同路人,而且社工比家人更有耐性聆聽我的心聲,一種『家』的感覺。」Kathy又認為︰「計劃讓自己改變了很多,開始時不懂得與人溝通,甚至不懂得回應別人的提問。不過現時不單止學懂回應別人提問,甚至因為計劃尋找到對氣球造型的興趣,希望向着成為氣球造型師的夢想出發。」

除了協助學員尋找興趣發掘自己的人生目標外,青年發展早前於社聯舉辦的「卓越實踐在社福」頒獎禮中,藉「職.路」青年多元就業培訓計劃獲得知識整合及應用獎,是對協會過去幾年努力認同。負責職.路計劃的高級程序幹事譚子康認為︰「今次獎項不論團隊還是對學員都是一種鼓勵,如果青年人沒有努力把握好每個實習及工作機會,我們根本沒有機會社福界知道我們做了甚麼服務,所以這個獎項對所有人都是一鼓舞。」

遊戲卡助SEN青年分享目標

協會希望讓外界可以更認識有特殊教育需要的青年,早前就舉辦了「敢‧夢讀寫障青年的口述故事》新書發佈會,並隨書附送由協會精心設計的「Action導航卡」桌上遊戲這套遊戲卡主要以圖像配合少量文字來設計學生釐清自己的目標及計劃,透過導航員或探索員的引導,令學生可以更具體地訂立實踐自己夢想的計劃藍圖。姜雁慈表示︰「其實這套遊戲卡,並非只為社工而設計,我們觀察到學員也可以在受成為導員,所以我們也特別安排了一班學員參與訓練,學習使用這套遊戲卡希望以過來人身分,與其他SEN學生分享自己的故事經歷,讓當中的過程更有意義和成效。」

讓服務精益求精,香港傷健協會青年發展繼續推陳出新,「融晴計劃」以提供專為支援有特殊教育需要青年的精神健康輔導服務。姜雁慈認為︰「學校轉介的計劃個案當中其實有不少正面對情緒困擾,所以希望融晴計劃能夠情緒管理方面提供支援。計劃亦會教導青年如何處理壓力,以及處於抑鬱的狀況下人士提供及時轉介服務。」姜雁慈還表示︰「融晴計劃內有一個情緒管理系統,訓練青年人管理情緒,預先以職場上會引發他們情緒的情況為情景,例如老闆的期望、同事間的關係等,將整套歷程及對話設計成訓練,使他們可以更易於處理職場各種情況。」

香港傷健協會主席何永煊教授(右2)與總幹事高潔梅女士(左2)接受由社聯舉辦「卓越實踐在為在社福」頒獎禮的知識整合及應用獎。

香港傷健協會主席何永煊教授(右2)與總幹事高潔梅女士(左2)接受由社聯舉辦「卓越實踐在為在社福」頒獎禮的知識整合及應用獎。

青年發展經理姜雁慈(左)早前與學員一起接受商業電台節目訪問。

青年發展經理姜雁慈(左)早前與學員一起接受商業電台節目訪問。

 

 

後天傷殘人士的家庭支援

馬麗莊教授認為肢體傷殘對個人及家庭都是帶來嚴重後果。

馬麗莊教授,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教授,擁有資深的家庭治療經驗,亦是香港傷健協會於2017年9月16日舉辦的《共融研討會2017:後天傷殘人士的心理福祉》的主講嘉賓之一。

對很多人來說,家庭是出生、成長和終老的地方,可說是人生的「歸宿」,具有無可取替的特殊性。每一位家庭成員的變化都會對家庭帶來影響,同樣地,家庭的氛圍亦會影響個人成長、情緒,以及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在健全人士家庭中,個人的喜怒哀樂未必對一個家庭構成重大影響,但當家庭成員任何一位不幸傷殘,除了他自身會面對情緒和壓力外,整個家庭互動亦會隨之而改變。

馬教授總結臨床諮詢和分析的經驗,傷殘人士與家庭成員之間的互動模式大致可以歸納為四類。她指出一般後天傷殘人士會將傷殘的責任歸咎於自己,以致情緒低落和孤立,較常會迴避家人的接觸和關心,猶甚者會認為自己不值得別人協助。相反,家人每遇到這樣的情況更會不停噓寒問暖,形成一種「你追我逐」的現象。而另一類互動模式是家庭成員之間的「衝突」,馬教授舉例:「其中一個個案,父親因中風成為傷殘而迴避與家人接觸,但太太卻每天因為關心不斷囉嗦,形成追逐的關係。但同時他們又相當齊心去責備兒子沉迷電玩遊戲的行為。結果家庭除了出現夫婦之間因照顧而產生的衝突外,亦出現責難兒子的情況。在治療過程中,不難發現兒子的情緒低落與父子關係密切有關。當父親傷殘後,青少年期的兒子卻不懂如何面對父親的狀況,惟有靠打電玩遊戲來抒發情緒,原來要協助兒子處理和過渡哀傷,所以有時不能單看問題表面來解決。」

第三種模式就是傷殘成員與家人「一齊迴避」問題,馬教授指︰「其中一個個案的丈夫是傷殘人士,二人都感到哀傷,丈夫因為自身的傷殘而迴避與人接觸,而妻子則因為難以面對丈夫而迴避與他溝通,結果二人只會獨自外出,妻子也藉此舒緩哀傷情緒。最後一種互動模式則是家人「過份照顧」,因為家人只着眼於傷殘成員的傷殘問題,所以任何事都替他完成,忽略了他本身仍有的能力。」

馬教授認為在支援後天傷殘人士家庭時,有幾點值得關注。第一,處理失喪與哀傷,包括個人情緒及家庭角色的轉變;第二,傷殘成員的自主與依賴照顧者之間的掙扎;第三,家庭成員間在照顧上的意見分歧;第四,家庭對傷殘成員健康狀況的焦慮。我們需要從以上四方面了解後天傷殘人士的家庭,才能明白他們的需要,繼而提供適切的介入。

當然,協助後天傷殘人士及其家庭並非一時三刻可以完成的事,有時即使社工進行了多次面談、家訪,都未必能將他們面對的問題一掃而空。馬教授認同「同路人」的重要,擁有類似經歷的後天傷殘人士的分享和鼓勵是很有效的治療良方。馬教授表示︰「作為社工應該積極製造這類同路人平台,讓他們可以分享經驗。對於能走出哀傷的後天傷殘人士,社工更應該鼓勵他們多行一步去幫助別人,透過向其他類似個案分享經歷,亦有助逐步建立他們的自信。」

馬麗莊教授指「同路人」可有效協助後天傷殘人士及其家庭。 

馬麗莊教授指「同路人」可有效協助後天傷殘人士及其家庭。

手作藝術創作 開拓共融新領域

幾位香港傷健協會會員將在共融創意市集中擔任導師。

藝術創作空間無限,容納不同概念,任何人都能創作屬於自己的藝術作品,更可以藉藝術創作發揮天份、獲得成就感,又能向別人表達自己的情感,甚至增進健全人士對傷殘人士的了解。兩位來自協會轄下港島傷健中心的藝術手作人,亦異口同聲認為藝術創作讓他們尋找到屬於自己一片天。

已退休的劉滿金「阿金」18年前加入該中心成為會員。回想當初雖然年屆退休年齡,但又不安於退休生活,希望可以多學習新事物來消磨時間,而「阿金」對工藝製作相當感興趣,剛巧港島傷健中心籌備開設藝術興趣班,促成「阿金」加入中心會員行列。

從「阿金」的作品不難發現她對工藝的熱愛,不論成品的細緻度或難度,都展現她的創作心思,她表示︰「原本學習工藝只為了消磨時間,但機緣巧合,現在更成為中心的工藝導師,將自己所學的技巧反過來教導別人,份外有滿足感。」

至於,已成為港島傷健中心會員13年的黃穎儀,因為家中的傷殘家人而成為中心會員,亦開始參與中心的陶瓷班。黃穎儀表示︰「陶瓷起初只是一堆泥,經過搓和捏之後,慢慢的成為一個可以使用的器皿或擺設,成就感好大。」她還表示︰「陶瓷創作亦可以促進傷健共融,曾經試過一位學員只有單手能靈活使用,起初學員都擔心他搓不到泥,不過經導師指導他一些獨特方法後,他最終亦成功完成作品,其實只要有方法,傷殘人士亦同樣做得到。」

香港傷健協會將於8月12及13日舉行共融創意市集,活動會將主題作品展覽和共融藝術工作坊結合,令參加者在觀賞傷殘人士的作品之餘,自己也可以參與創作。而劉滿金和黃穎儀都會參與,她們不但展出作品,亦會親自擔任導師指導在場人士製作不同的手工藝品,體現「傷健共融」精神。對於今次活動的期望,「阿金」認為︰「希望能夠令更多公眾人士欣賞到傷殘人士的作品,傷殘人士並非不能,所製作的作品其實都可以好漂亮。」黃穎儀則希望,藉着今次活動宣傳協會的服務,她表示︰「希望在共融藝術工作坊時介紹協會服務,令公眾更注意「傷健共融」精神。」

共融創意市集將於8月12至13日假紅磡置富都會廣場舉行,時間為下午1:00- 6:00,歡迎任何人士報名參與,立即登入以下連結報名http://bit.ly/2sTh0u6,費用全免,名額有限,請踴躍參與。

黃穎儀對陶瓷創作有濃厚興趣。

黃穎儀對陶瓷創作有濃厚興趣。

陶瓷作品將是今次共融創意市集的主要展覽品。

陶瓷作品將是今次共融創意市集的主要展覽品。

劉滿金早前積極整理將展出的捲紙花作品。

劉滿金早前積極整理將展出的捲紙花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