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傷健協會

專題訪問

推動健康生活 共融軒舍友舞獅舞出好身體

共融軒的舍友落力學習舞獅技巧。

「以往我一直有參與溜冰及籃球等運動,可是自從受到腎病影響,身體狀況開始轉差,病痛也多了不少」,35歲的共融軒舍友王國豪表示:「不過參與了『身心健。樂共融』活動計劃後,多做運動令心肺功能都得到改善,患病的情況亦相對減少了。」

香港傷健協會共融軒宿舍以「傷健一家」的服務模式,為肢體傷殘及智障人士提供住宿服務。透過各項生活技能訓練,配以「家庭式設計」的環境及完善的支援,讓舍友過著獨立自主的生活。

但隨著共融軒已成立7年,不少舍友都因年紀漸長,身體機能下降,患上病痛的次數隨之增加;加上不少人都忽略了運動的必要性,健康漸漸響起警號。因此,共融軒於16/17年度成功申請伊利沙伯女皇弱智人士基金資助,為舍友提供體能的訓練,讓他們能夠藉此強身健體。

共融軒經理謝寶雯表示︰「共融軒的舍友年紀漸長,身體機能開始有下降跡象,所以希望透過計劃及同事的積極鼓勵,讓舍友多參與運動,保持他們身體狀況。」

「身心健。樂共融」活動計劃運作至今,經已為舍友及其家長提供了一系列愛笑瑜珈、快樂椅子舞、街舞、舞獅等訓練機會,讓舍友可以多參與運動提升體能。而在眾多的運動中,邀請外間龍獅團到來教授的舞獅技巧班就最為特別。

國豪表示︰「我特別對舞獅的課堂有印象。因為自己擔任獅頭的角色,而舞獅頭除了講求手力外,最重要是步法,因為步法一旦記錯就會舞得不好,所以自己花了兩星期為此進行練習。」最終國豪除了舞獅的技巧有所進步,他的身體狀況也明顯得到改善。

24歲的陳焌蔚也因為體重問題參與了是次的計劃。「我都有參與舞獅的運動,並且擔任舞獅尾的角色,但學習跳Hip Hop及跑步訓練我也十分深刻。」希望透過計劃減肥的焌蔚,訪問時亦自豪地笑指自己的肚腩明顯減細了。

是次「身心健。樂共融」活動計劃,讓共融軒在照顧舍友的就業和工作以外,亦透過各種的運動機會,同時為他們的身體狀況提供完善的支援。

王國豪及陳焌蔚均指運動令他們身體得到改善。

王國豪及陳焌蔚均指運動令他們身體得到改善。

陳焌蔚相當投入街舞練習。

陳焌蔚相當投入街舞練習。

王國豪在舞獅頭時表現得相當有氣勢。

王國豪在舞獅頭表現得相當有氣勢。

 

首創共融電子競技隊推動傷健共融

左起蘇勝展、岑子亨及高小亮積極參與共融電子競技隊的訓練

推動傷健共融並非只能單憑口講,最實際的行動莫過於能提供無障礙環境,讓傷殘及健全人士能夠並肩參與各項社交、康樂、發展、教育、訓練等活動,藉以增進兩者之合作及融合。而近年興起的電子競技運動就正好提供一個平台,讓傷殘及健全人士可以在相同的環境下,互相合作進行比賽,甚至切磋較量。

香港傷健協會特別成立的全港首支共融電子競技隊,讓傷殘及健全人士可以通力合作參與比賽,體現傷健共融的理念。而愛好新鮮事物,而由興趣多多的蘇勝展,一見到協會成立共融電子競技隊時,便立刻申請加入。

共融電子競技隊隊長高小亮認為︰「共融電子競技隊的計畫相當好,為傷殘及健全人士提供合作的平台。由於遊戲世界裡,所有人都會獲得同樣的待遇,因此能夠在無障礙的環境下不分彼此,並肩參與各項社交及康樂活動,充分體現到傷健共融。」

電子競技於近年興起,香港特區政府亦開始投放資源發展,創造新興的產業。電子競技已不再停留在「打機」消遣的層面,反而逐步發展成為體育專案。而且電子競技能提供一個平台,讓不同程度的傷殘及健全人士,透過採用不同的控制方式設定,於相同的環境下,互相合作進行比賽,以及進行技術的切磋。

共融電子競技隊亦邀請到大專生參與,透過電子競技讓他們加深對傷健共融的認識,而他們的個人體驗亦能向外界帶來促進的作用。身兼共融電子競技隊成員及教練的20歲大專生岑子亨表示︰「起初向朋友講述自己目前正協助傷殘人士投入電競運動的訓練時,很多朋友都會質疑,究竟傷殘人士是否真的可以做到;但每次我都會表明,其實有些電競隊成員的技術比我們還要好。可惜他們始終不信,直至共融電子競技隊成立典禮結束後,我給他們看英皇電競技術總監劉偉健(Toyz)與各傷健會員的合照時,他們才開始相信其實傷殘人士於電競運動都可以有不錯的成績。」

隨著電子競技的產業的發展,市場需求有關電子競技的職位需求亦相對增加,共融電子競技隊的成立,亦有助培訓電子競技的人才,高小亮表示︰「參與了電競隊後,讓我瞭解到原來電競產業背後,有很多不同的崗位,並非只有職業電競選手,所以我也會考慮以電競作為長遠職業,並希望傷殘人士在電子競技產業中,除了參與運動員的角色,也可以嘗試不同專業領域的工作崗位,例如實況主播、賽事評述員、賽事策劃、市場推廣、教練等。而勝展則認為︰「如果電競隊有長遠計畫,或者會考慮將電競視為長遠的事業,而若果計畫只屬於短時間,則需要視乎其他因素而定。」

共融電子競隊於今年4月開始招募,共招募了27名傷殘人士及15名大專生的參與,每位協會共融電子競技隊成員入隊前都會先經物理治療師作專業評估,按身體現況,針對性去訂立身體機能的訓練項目。而隊伍的整體訓練亦會配合有規律的作息時間表,務求令到每位隊員在身心方面都有正面的成長。

 

隊長高小亮(左)與共融電子競技的成員一起進行訓練。

隊長高小亮(左)與共融電子競技的成員一起進行訓練。

身兼教練及隊員岑子亨於共融電子競技隊不時會指導隊員技術。

身兼教練及隊員岑子亨於共融電子競技隊不時會指隊員技

一眾共融電子競技隊成員,一起積極參與訓練。

一眾共融電子競技隊成員,一起積極參與訓練。

 

突破障礙阻隔 傷殘義工服務社群

小亮、德成及善蘅均期望為社會作出貢獻。

說起義工服務,很多人都會認為傷殘人士只是等待被幫忙的一群,只有健全人士才可以參與,事實不然。三位有份參與香港傷健協會的「融我在」傷健義工培訓計劃的義工小亮、善蘅及德成都擁有一個同樣的夢——希望透過自己身體力行參與義工服務,打破社會對傷殘人士需要「被幫忙」的既定框架,改變外界對傷殘人士的刻板印象。

「融我在」義工組過去主要到醫院進行探訪、為學校提供講座及為不同機構或院校提供無障礙巡查等服務,透過傷殘人士的參與,將傷殘人士的角色由被動轉化成主動,從而改變社會對他們的印象。2015年開始加入「融我在」成為義工的小亮表示︰「外界一直都覺得傷殘人士一定需要幫忙,可是自己的感覺卻不一樣,因為我覺得只要能力所及,我都可以盡力去幫助他人,並非只有健全人士可以貢獻社會,其實傷殘人士同樣可以對社會作出貢獻。」2016年加入「融我在」的善蘅則認為︰「其實傷殘人士都擁有自己的才能,只要有效運用自己的才能同樣可以幫助別人。」

 「融我在」的義工計劃除了對受助人帶來幫助外,對參與服務的傷殘人士亦帶來裨益,患有大腦麻痺症的善蘅,當初就曾經打算推卻加入義工組的邀請,她表示︰「未參與義工服務之前性格比較內向,所以一直都有猶豫是否有能力去服務人,不過經中心職員的多次鼓勵及陪伴後,慢慢開始建立起信心,漸漸性格更開始變得主動及懂得表達自己的感受。」

至於同樣內向的小亮表示︰「起初的確比較怕羞,凡有公開演講的場合都必定會逃避,但經過幾次義工服務及協助生命教育講座後,現時自己的信心也增強了,亦不再像以往般容易怯場。」德成則表示︰「特別記得有一次到醫院探訪時,有位婆婆見到我們就說,『坐輪椅都可以做義工,幾好呀』,聽完後感覺自己得到肯定,心情亦特別愉快,自信心增強不少之餘,更獲得成就感。」

「快樂共融義工嘉許禮2017」已於2018年3月18日完滿舉行,德成及小亮都認為獎項對義工是一種肯定。小亮表示︰「義工嘉許禮的獎項對我而言是一種驕傲及鼓勵,因為過去一年確實付出了不少努力投身義工服務,同時亦證明到自己對社會的貢獻。」善蘅則認為︰「獲得獎項是一種肯定,可以借此機會向外界證明傷殘人士都可以幫助別人。」而去年登記成為協會義工共有1,821人,總服務時數達21,257小時,部份服務時數超過20小時的義工,已在嘉許禮中獲得嘉許。

德成(前排左2)、小亮(前排中)及善蘅(前排右2)曾一起進行醫院探訪。

德成(前排左2)、小亮(前排中)及善蘅(前排右2)曾一起進行醫院探訪。

「融我在」的義工為醫院探訪進行事前準備。

「融我在」的義工為醫院探訪進行事前準備。

 

 

 

青年發展助SEN青年開拓人生目標

青年發展經理姜雁慈(左)協助學員Kathy(右)尋找到生涯目標。

生涯規劃越來越被社會重視教育和社會福利機構推出不少服務協助學生規劃人生,但針對有特殊教育需要青年的生涯規劃服務卻相當有限。一直敢於創新的香港傷健協會,2013年和2014先後公益金資助設「摘星計劃」及「職.路」青年多元就業培訓計劃,以一站式服務協助有特殊教育需要(SEN)的青年興趣出發,籌劃人生目標,並提供就業支援服務

2013年開設的「摘星計劃就透過多元化活動和有系統的輔導及人生指導,讓有特殊教育需要的青年規劃人生、發展潛能、展現夢想。其實SEN的涵蓋範圍廣泛,包括肢體傷殘、聽、智力障礙學習障礙、自閉症、專注力不足/過度活躍症、語言障礙和情緒行為問題九大類。由於「摘星計劃」並不只集中服務其中一種類別的青年,故此在計劃開展初期,團隊用不少時間去了解各類SEN 青年的特性及需要,繼而向潛在的合作學校介紹整個計劃。事實上,學校教師對SEN所知有限,對生涯規劃的認識就更少,例如有些教師並不知讀寫障及自閉症是傷殘的其中一類,可以領取殘疾人士登記證,所以當時團隊亦花耗不少時間向學校講解和推廣服務。青年發展經理姜雁慈表示︰「起初的確花費了一段時間探索學校的需要,例如學校可能會有1個自閉症及8讀寫障的學生,所以要運用一套課程適合不同人士使用實在有一定的難度幸好經過團隊一番努力,總算整合出一套適合不同類別SEN學生的課程,繼而慢慢地建立口碑,現在甚至有學校會主動我們聯絡尋求協助。」

4年的發展,青年發展協助了不少SEN青年尋找目標。有讀寫障礙、屬於首批參與計劃的Kathy表示︰「起初對摘星計劃其實沒有什麼認識,在學校安排下才加。不過經過幾次的活動後,開始慢慢了解到計劃的意義,於計劃中,我亦認識不少同路人,而且社工比家人更有耐性聆聽我的心聲,一種『家』的感覺。」Kathy又認為︰「計劃讓自己改變了很多,開始時不懂得與人溝通,甚至不懂得回應別人的提問。不過現時不單止學懂回應別人提問,甚至因為計劃尋找到對氣球造型的興趣,希望向着成為氣球造型師的夢想出發。」

除了協助學員尋找興趣發掘自己的人生目標外,青年發展早前於社聯舉辦的「卓越實踐在社福」頒獎禮中,藉「職.路」青年多元就業培訓計劃獲得知識整合及應用獎,是對協會過去幾年努力認同。負責職.路計劃的高級程序幹事譚子康認為︰「今次獎項不論團隊還是對學員都是一種鼓勵,如果青年人沒有努力把握好每個實習及工作機會,我們根本沒有機會社福界知道我們做了甚麼服務,所以這個獎項對所有人都是一鼓舞。」

遊戲卡助SEN青年分享目標

協會希望讓外界可以更認識有特殊教育需要的青年,早前就舉辦了「敢‧夢讀寫障青年的口述故事》新書發佈會,並隨書附送由協會精心設計的「Action導航卡」桌上遊戲這套遊戲卡主要以圖像配合少量文字來設計學生釐清自己的目標及計劃,透過導航員或探索員的引導,令學生可以更具體地訂立實踐自己夢想的計劃藍圖。姜雁慈表示︰「其實這套遊戲卡,並非只為社工而設計,我們觀察到學員也可以在受成為導員,所以我們也特別安排了一班學員參與訓練,學習使用這套遊戲卡希望以過來人身分,與其他SEN學生分享自己的故事經歷,讓當中的過程更有意義和成效。」

讓服務精益求精,香港傷健協會青年發展繼續推陳出新,「融晴計劃」以提供專為支援有特殊教育需要青年的精神健康輔導服務。姜雁慈認為︰「學校轉介的計劃個案當中其實有不少正面對情緒困擾,所以希望融晴計劃能夠情緒管理方面提供支援。計劃亦會教導青年如何處理壓力,以及處於抑鬱的狀況下人士提供及時轉介服務。」姜雁慈還表示︰「融晴計劃內有一個情緒管理系統,訓練青年人管理情緒,預先以職場上會引發他們情緒的情況為情景,例如老闆的期望、同事間的關係等,將整套歷程及對話設計成訓練,使他們可以更易於處理職場各種情況。」

香港傷健協會主席何永煊教授(右2)與總幹事高潔梅女士(左2)接受由社聯舉辦「卓越實踐在為在社福」頒獎禮的知識整合及應用獎。

香港傷健協會主席何永煊教授(右2)與總幹事高潔梅女士(左2)接受由社聯舉辦「卓越實踐在為在社福」頒獎禮的知識整合及應用獎。

青年發展經理姜雁慈(左)早前與學員一起接受商業電台節目訪問。

青年發展經理姜雁慈(左)早前與學員一起接受商業電台節目訪問。

 

 

後天傷殘人士的家庭支援

馬麗莊教授認為肢體傷殘對個人及家庭都是帶來嚴重後果。

馬麗莊教授,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工作學系教授,擁有資深的家庭治療經驗,亦是香港傷健協會於2017年9月16日舉辦的《共融研討會2017:後天傷殘人士的心理福祉》的主講嘉賓之一。

對很多人來說,家庭是出生、成長和終老的地方,可說是人生的「歸宿」,具有無可取替的特殊性。每一位家庭成員的變化都會對家庭帶來影響,同樣地,家庭的氛圍亦會影響個人成長、情緒,以及家庭成員之間的關係。在健全人士家庭中,個人的喜怒哀樂未必對一個家庭構成重大影響,但當家庭成員任何一位不幸傷殘,除了他自身會面對情緒和壓力外,整個家庭互動亦會隨之而改變。

馬教授總結臨床諮詢和分析的經驗,傷殘人士與家庭成員之間的互動模式大致可以歸納為四類。她指出一般後天傷殘人士會將傷殘的責任歸咎於自己,以致情緒低落和孤立,較常會迴避家人的接觸和關心,猶甚者會認為自己不值得別人協助。相反,家人每遇到這樣的情況更會不停噓寒問暖,形成一種「你追我逐」的現象。而另一類互動模式是家庭成員之間的「衝突」,馬教授舉例:「其中一個個案,父親因中風成為傷殘而迴避與家人接觸,但太太卻每天因為關心不斷囉嗦,形成追逐的關係。但同時他們又相當齊心去責備兒子沉迷電玩遊戲的行為。結果家庭除了出現夫婦之間因照顧而產生的衝突外,亦出現責難兒子的情況。在治療過程中,不難發現兒子的情緒低落與父子關係密切有關。當父親傷殘後,青少年期的兒子卻不懂如何面對父親的狀況,惟有靠打電玩遊戲來抒發情緒,原來要協助兒子處理和過渡哀傷,所以有時不能單看問題表面來解決。」

第三種模式就是傷殘成員與家人「一齊迴避」問題,馬教授指︰「其中一個個案的丈夫是傷殘人士,二人都感到哀傷,丈夫因為自身的傷殘而迴避與人接觸,而妻子則因為難以面對丈夫而迴避與他溝通,結果二人只會獨自外出,妻子也藉此舒緩哀傷情緒。最後一種互動模式則是家人「過份照顧」,因為家人只着眼於傷殘成員的傷殘問題,所以任何事都替他完成,忽略了他本身仍有的能力。」

馬教授認為在支援後天傷殘人士家庭時,有幾點值得關注。第一,處理失喪與哀傷,包括個人情緒及家庭角色的轉變;第二,傷殘成員的自主與依賴照顧者之間的掙扎;第三,家庭成員間在照顧上的意見分歧;第四,家庭對傷殘成員健康狀況的焦慮。我們需要從以上四方面了解後天傷殘人士的家庭,才能明白他們的需要,繼而提供適切的介入。

當然,協助後天傷殘人士及其家庭並非一時三刻可以完成的事,有時即使社工進行了多次面談、家訪,都未必能將他們面對的問題一掃而空。馬教授認同「同路人」的重要,擁有類似經歷的後天傷殘人士的分享和鼓勵是很有效的治療良方。馬教授表示︰「作為社工應該積極製造這類同路人平台,讓他們可以分享經驗。對於能走出哀傷的後天傷殘人士,社工更應該鼓勵他們多行一步去幫助別人,透過向其他類似個案分享經歷,亦有助逐步建立他們的自信。」

馬麗莊教授指「同路人」可有效協助後天傷殘人士及其家庭。 

馬麗莊教授指「同路人」可有效協助後天傷殘人士及其家庭。

手作藝術創作 開拓共融新領域

幾位香港傷健協會會員將在共融創意市集中擔任導師。

藝術創作空間無限,容納不同概念,任何人都能創作屬於自己的藝術作品,更可以藉藝術創作發揮天份、獲得成就感,又能向別人表達自己的情感,甚至增進健全人士對傷殘人士的了解。兩位來自協會轄下港島傷健中心的藝術手作人,亦異口同聲認為藝術創作讓他們尋找到屬於自己一片天。

已退休的劉滿金「阿金」18年前加入該中心成為會員。回想當初雖然年屆退休年齡,但又不安於退休生活,希望可以多學習新事物來消磨時間,而「阿金」對工藝製作相當感興趣,剛巧港島傷健中心籌備開設藝術興趣班,促成「阿金」加入中心會員行列。

從「阿金」的作品不難發現她對工藝的熱愛,不論成品的細緻度或難度,都展現她的創作心思,她表示︰「原本學習工藝只為了消磨時間,但機緣巧合,現在更成為中心的工藝導師,將自己所學的技巧反過來教導別人,份外有滿足感。」

至於,已成為港島傷健中心會員13年的黃穎儀,因為家中的傷殘家人而成為中心會員,亦開始參與中心的陶瓷班。黃穎儀表示︰「陶瓷起初只是一堆泥,經過搓和捏之後,慢慢的成為一個可以使用的器皿或擺設,成就感好大。」她還表示︰「陶瓷創作亦可以促進傷健共融,曾經試過一位學員只有單手能靈活使用,起初學員都擔心他搓不到泥,不過經導師指導他一些獨特方法後,他最終亦成功完成作品,其實只要有方法,傷殘人士亦同樣做得到。」

香港傷健協會將於8月12及13日舉行共融創意市集,活動會將主題作品展覽和共融藝術工作坊結合,令參加者在觀賞傷殘人士的作品之餘,自己也可以參與創作。而劉滿金和黃穎儀都會參與,她們不但展出作品,亦會親自擔任導師指導在場人士製作不同的手工藝品,體現「傷健共融」精神。對於今次活動的期望,「阿金」認為︰「希望能夠令更多公眾人士欣賞到傷殘人士的作品,傷殘人士並非不能,所製作的作品其實都可以好漂亮。」黃穎儀則希望,藉着今次活動宣傳協會的服務,她表示︰「希望在共融藝術工作坊時介紹協會服務,令公眾更注意「傷健共融」精神。」

共融創意市集將於8月12至13日假紅磡置富都會廣場舉行,時間為下午1:00- 6:00,歡迎任何人士報名參與,立即登入以下連結報名http://bit.ly/2sTh0u6,費用全免,名額有限,請踴躍參與。

黃穎儀對陶瓷創作有濃厚興趣。

黃穎儀對陶瓷創作有濃厚興趣。

陶瓷作品將是今次共融創意市集的主要展覽品。

陶瓷作品將是今次共融創意市集的主要展覽品。

劉滿金早前積極整理將展出的捲紙花作品。

劉滿金早前積極整理將展出的捲紙花作品。

舞動傷健共融,突破藝術框框

王廷琳早前為香港傷健協會的賽馬會傷健營開幕禮排練舞蹈。

有人說,「傷健共融」就好比一對舞伴,在舞台上互相配合、互相帶領,體現共融精神。香港舞蹈家王廷琳(Andy舞蹈成體現傷健共融的媒介,打破傳統舞蹈重觀、型體美和流暢度的框架,讓不同狀況的傷殘人舞台,透過舞蹈表演帶動觀眾參與,向台下觀眾展現由傷殘人士跳出動人心的舞蹈。

舞蹈講求節奏、韻律及體動作的配合,以身體為語言進行「交流」的表達藝術。舞者將舞蹈音樂結合,透過肢體動作身體語言、有能量、有互動、有連繫,有身體接觸等,因此任何人都能夠透過舞蹈表達自己情感,觀看的人亦能透過舞蹈動作,感受舞者表達的情懷,所以無論傷殘或健全人士都可以透過舞蹈進行交流。

2007年成為首位獲香港藝術發展局頒發「藝術成就獎」的舞蹈家Andy認為︰「主流的舞蹈著重表演性及對舞者的要求十分嚴格,更少有與觀眾互動交流。但自己就希望能不斷打破這種框架,讓傷殘人士於演出時成為藝術天使。因為舞蹈是可以與人分享,更加無分高低,不分好與壞。透過主動邀請觀眾一起參與表演,令觀眾成為表演的一部份,達到傷健共融的境界,

雖然舞蹈練習是十分辛苦嚴格,需要付出不少努力及汗水,不過舞蹈卻為傷殘人士帶來不同的經驗Andy認為透過舞蹈可以讓傷殘人士擁有屬於他們的空間及成就,衝破自我框框學懂珍惜和與人分享。Andy的舞蹈助教Wendy亦認同︰「舞蹈可以為傷殘人士帶來滿足及成就感。他們未必能夠用言語充份表達,但透過他們的身體動作及面部表情,觀眾可以感受到他們情緒變化,讓觀眾舞者能變得更加親近。」

追求舞蹈藝術成就轉為追求人分享人生價值觀的Andy,擁有相當高的跳舞造詣,更有23年教授不同傷殘人士舞蹈的經驗,今天在課堂上面對不同能力的傷殘人士,Andy總有方法讓他們投入舞樂趣中。儘管如此,Andy過去亦曾經遇到過挫敗,他表示︰「於1994應演藝學院校長的建議任教一班中度智障的學生,因為我第一次接觸他們,加上溝通方法不同,當時我難以駕馭班學生,讓我感到相當大的挫敗感。因為過去的專業訓練教給我的,是舞者需要擁有優美的及音樂感,而且要有氣質及漂亮樣貎。這種種都與當時我遇到的學員有差距,的專業知識彷彿根本不能派用場,所以產生了很多疑問和煩惱。」

然而,這些煩惱反而令Andy產生不少反思,他會在課堂上觀察學生的行為舉止,再因材施教,這亦令他明白到不少人生道理,更令一教就是23年。特別讓Andy印象深刻的,有一位中度智障且患有血癌的學生,跟他學跳舞兩三年後因病離世,不過卻留下一封簡單的信,信中寫道「老師,跳舞的日子是我最開心的日子,希望其他同學都可以一樣開心,所以我會將自己零用錢留給舞蹈班。」Andy因此深受感動,明白到舞蹈成為這位學員人生的重要經歷,亦體驗到能藉舞蹈互相傳遞情感,所以他逐步打破自己以往跳舞的形式及風格框架,舞蹈融入生活當中,令課堂上的氣氛亦從此不一樣,變得充滿快樂和歡笑聲

從以往出色但不快樂的舞者,到現時教授傷殘人士跳舞,蛻變成出色而快樂的舞者。他表示︰「現在的我是一個懂得珍惜快樂的人,於任何情景都會盡量製造快樂,這種種都與以往的我有所不同,感覺自己於本質上有很大的改變,而且尋到自己的新價值及作為,以及行為背後的意義與學懂表達行為的動機,感覺已成為一個連自己也不認識的人;而隨著年紀漸大,性格上開始變得簡單、直接及純真,願摒棄很多人都覺得重要東西,反而卻不願放棄簡單及純真的事情,所以感覺自己每日都在蛻變,而這種蛻變相信與自己接觸的學生有關。」

王廷琳教導學員舞蹈動作。    

王廷琳教導學員舞蹈動作。

王廷琳於堂上示範舞蹈動作。

王廷琳於堂上示範舞蹈動作。

王廷琳與學員跳出快樂舞蹈。

王廷琳與學員跳出快樂舞蹈。

經王廷琳訓練後,學員亦顯得充滿信心。

經王廷琳訓練後,學員亦顯得充滿信心。

香港傷健協會的會員於早前傷健營開幕禮。

香港傷健協會的會員於早前為傷健營開幕禮努力排練舞蹈。

電動輪椅大革新推動傷健共融文化

Arnold Wu希望為電動輪椅帶來創新意念。

科技發展日新月異,今時今日香港有不少科技發明家希望努力藉科研來改善市民的生活,善用科技發明可以令傷殘人士在社會生活得更舒適自主。電動輪椅是肢體傷殘人士的重要代步工具,不過於近二、三十年間其技術發展卻未有大突破,多側重於摩打馬力和電池續航力上面,亦擺脫不了予人體積龐大笨重的感覺。電動輪椅設計師胡競樂(Arnold Wu)希望憑着創新意念革新市場,為電動輪椅開創一場新革命,並注入更多智能化功能。

從小對科技知識有興趣,更喜歡製作機械人的Arnold,一早就希望可以發明一些可以惠及社會的產品。他在2013年就發明了一部兩輪的智能體感平衡車,在一次機緣巧合下遇上現時的公司拍擋韓明察(Richard Hainsworth),結果二人一拍即合,並合力開設現時的「天行動力科技有限公司」,致力研發新型的電動輪椅-MoBiLET 天行健。Arnold表示︰「當初其實只是研發體感平衡車,不過曾經遇到一些朋友因意外或疾病傷殘之後,因為公司空間有限而難以坐着輪椅重返工作崗位。另外,縱然政府會資助僱主改裝公司環境以切合傷殘人士工作的需要,但亦見過不少中小型企業僱主可能因擔心改裝上遇到困難而甚少申請。因此決定設計一部輕巧纖型的輪椅,可以在不同公司的狹窄通道中走動,讓傷殘人士亦可以在這類通道較狹窄的辦公室工作。」就業是人生重要的一環,不少傷殘人士擁有好學歷和令人滿意的工作能力,如果只需配備一部輪椅,就能令他們輕鬆自在地工作,實屬一件好事。

為了配合人口老化的趨勢,Arnold將智能化科技應用到電動輪椅上,令操作更簡便,希望加快電動輪椅技術的發展。而在外觀設計上,Arnold特別將輪椅的外型年輕化,擺脫傳統輪椅的笨重感覺,令年輕一代或者銀齡人士都更易接受它。Arnold更笑言︰「曾經在路展中,有婦女說『坐着這部電動輪椅去買餸』,也可以」。改變社會大眾對電動輪椅這類復康器材的刻板印象只是第一步,更重要是希望藉此令公眾人士從不同角度去全面了解傷殘人士。

從開始獨自研發到成立公司至今,Arnold合共用了8年時間,期間亦遇到過不少困難。Arnold表示︰「設計過程中拜訪過不同人士,了解他們對電動輪椅的需求,發現傷殘人士很重視輪椅的座椅及把手,所以為了迎合用家的需求,我們的電動輪椅從座椅、手枕及腳踏等都可以按照傷殘人士的選擇而調整。另外,我們的電動輪椅所採用的零件包括螺絲及摩打等,都是最普遍、常用的品牌和種類,減低用家在維修輪椅時採購零件的不便。」

Arnold現正研究加入防撞及自動煞制系統,令電動輪椅可以在突發情況下自動煞停,提升電動輪椅的智能預警功能,避免撞倒他人或者整張輪椅跌落樓梯的意外。Arnold表示︰「現在不少商場都有輪椅借用服務,不過大多數只是手動輪椅,我們公司曾經嘗試向各大商場洽談電動輪椅借用計劃,可是他們考慮到一旦借用商場提供的電動輪椅而發生意外後則遲疑未決,於是當時激發起我們開發輪椅防撞及煞車功能。」對於未來的發展,Arnold指,會繼續優化電動輪椅系統更臻完善,並會研究加入定位及自動導航功能,令用家只需簡單操作搖控桿推動輪椅,系統就可以根據輸入的指示,自動到達已設好想去的目的地,更方便傷殘人士、長者以及其他用家使用,助他們更快融入社會生活。

Arnold 設計的電動輪椅相當時尚化,並自翎能做到最小的自轉範圍。 Arnold的公司麻雀雖小,但卻是他們的創作和開發實驗室。
Arnold 設計的電動輪椅相當時尚化,並自翎能做到最小的自轉範圍。 Arnold的公司麻雀雖小,但卻是他們的創作和開發實驗室。

關注社區共融,同步跨過45周年

香港傷健協會的董事(左起)總幹事高潔梅女士、董事黎月瑩女士、董事王世揚先生、主席何永煊教授、義務司庫胡勁恒先生、董事陳偉文先生於早前參觀九龍西傷健中心及九龍東傷健中心,了解協會現時的服務

「萬丈高樓從地起」,自1972年創立以來,香港傷健協會一直推動「傷健共融」精神,與香港同步同行45年。從當年香港人對「傷健共融」仍然所知不多,到這個理念現時已為港人所普遍認知,香港傷健協會都一直與香港人一起努力,跨過共融路上的大大小小障礙。協會從1973年建設首間傷健中心開始,就將「傷健共融」精神帶入社區,並且一直穩步發展。今年為香港傷健協會45周年會慶,協會更重新審視發展方向,並以「齊建共融社區45年」為主題,希望能引發大眾對「發展共融社區」更大的關心。

回顧成立之初,香港傷健協會當年就決定走入社區來推動「傷健共融」訊息,陸續於港九新界各區建立傷健中心,為區內的健全人士及傷殘人士建設共融平台,藉此宣揚「傷健共融」。經歷45年的努力耕耘,協會除了擴展至更多元化的服務外,亦透過不同渠道令「傷健共融」訊息普及化、行動化。隨着未來人口急劇老齡化,傷殘及非傷殘長者都普遍在社區內生活,大家對「無障礙」設施的需求亦與日俱增,除了環境無障礙之外,「無障礙」其實還包括人與人之間的關係、社區的共融文化等,所以有必要重新喚起大眾對社區共融的關注。

早前與一眾香港傷健協會董事探訪九龍東及九龍西傷健中心時,協會主席何永煊教授表示︰「隨着香港人口急劇老齡化,社會中長者數目大增,相應地很多家庭出現長者,其中不少是高至七、八十歲以上的長者。長者們,特別是較高齡的長者,每每出現近似傷殘的狀態或甚至成為傷殘人士。所以不少家庭內部已經需要有『傷』與『健』的共處,同時旁及長幼共融和家庭共融。再進一步,我們希望家庭與家庭之間能夠守望相助,因為照顧者未必可以每分每刻都能在家中被照顧者的身旁,而在發生突發事情時,更需要鄰里之間相互幫助。如果各個社區內都能夠達致各式的共融,香港將可成為一個全面共融的社會。」

香港傷健協會董事王世揚先生亦強調推廣社區共融的重要,他認為︰「社會以往較着眼的因先天或後天創傷而造成傷殘的人士,居住地區較為零散,但隨着香港人口老齡化,社區內將有不少傷殘或狀況近似傷殘的長者出現,情況已經從單一群體變成社區中普遍的事情,所以更應該廣泛傳播社區共融訊息。因為不單只觸及『傷』與『健』,而是老年人士、壯年人士及青少年兒童全都包括在內,成為所有人息息相關的事。」

商界學界合作推動

儘管香港對「傷健共融」的認知已開始普及,但與一個共融社會的情況,仍有一段距離。然而,要收窄這段距離實在有賴多方面的合作,何教授認為︰「其實工商界有不少推動「傷健共融」的誘因,因為隨着人口老齡化,企業要面對的客戶族群,可能都有不少老年人或者有近似傷殘狀態的長者,對企業而言這種狀況反而是一種商業機遇,所以協會會通過與企業合作,設計合適的課程,讓企業僱員於培訓後面對有關類型客戶時,能夠作出適切的應對。」

除了企業外,他同時指出學界亦是重點推動「傷健共融」的地方,他表示︰「學生於求學時期需要對社會有多點認識、多點參與。所以協會一直發掘最合適的方法讓學生們深入明白「傷健共融」的概念,並且可以身體力行實踐出來。協會近年主要透過體驗式學習,讓學生更加深刻經歷,從而成為他們的生活習慣。」王世揚亦認同共融需要從小開始教育,他指出︰「『傷健共融』的意識其實一直都存在,只要好像教育小朋友觀看紅綠燈過馬路一樣,從小開始灌輸正確的訊息,鼓勵實踐,他們就能培養出良好的共融習慣。」

運用社交平台協助宣傳

香港傷健協會於過去45年以來一直茁壯成長,推出不同範疇的服務,組織各種活動,不過亦需要配合宣傳,才能讓「傷健共融」獲廣泛認同和實踐。王世揚認為︰「協會於業界,以至社會,已有一定知名度,不過仍可以加強公眾的宣傳工作,除了沿用一直以來的傳統宣傳模式,亦可以讓大家透過社交平台向自己的朋友圈子傳揚『傷健共融』訊息,以一傳十、十傳百的方式,令『傷健共融』的訊息達到廣泛宣傳的效果。」

當然要達到有效的流傳,除了香港傷健協會外,亦需要多方面的合作及支援。希望各方面共同努力,令「傷健共融」的精神傳遍整個香港社會。

香港傷健協會的董事聆聽現時協會的發展概況。

香港傷健協會的董事聆聽現時協會的發展情況

香港傷健協會主席何永煊教授與協會會員於分享環節後互相握手鼓勵。

香港傷健協會主席何永煊教授與協會會員於分享環節後互相握手鼓勵。

香港傷健協會的董事參觀九龍西傷健中心的會員小組活動。

香港傷健協會的董事參觀九龍西傷健中心的會員小組活動。

香港傷健協會的董事於參觀時了解協會過去的發展過程。

香港傷健協會的董事聆聽現時協會的發展情況